台中地方法院的logo 回台中地方法院的網站
回首頁
少年司法專區 少年收容專區 調查保護專區 資源連結 法律宣導 志工與實習 聯絡我們
icon_調查保護專區

觀護人室業務處理流程

 一、受案:
(一)一般人之報告:不論何人知有第三條第一款之事件者,得向該管少年法院報告(少17)。
(二)檢察官、司法警察官或法院之移送:檢察官、司法警察官或法院於執行職務時,知有第三條之事件者,應移送該管少年法院(少18I)。
(三)對於少年有監督權人、少年之肄業學校或從事少年保護事業之機構之請求:對於少年有監督權人、少年之肄業學校或從事少年保護事業之機構,發現少年有第三條第二款之事件者,亦得請求少年法院處理之(少18II)。
(四)抗告法院之發回:指抗告法院廢棄原裁定,而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審理之謂。
 
二、少年事件之調查及審理:
少年保護事件之審理,實務上多採取「協商式審理」,少年保護法庭採取圓桌式協商討論之方式,由少年調查官及法官,分別就少年犯罪之成因、過程,事先為審前調查,在法庭上由法官主導,在少年調查官、少年、法定代理人、輔佐人、被害人等共同參與之下,同意少年調查官之處遇建議,而尋求對於少年最有利的處遇方式。
少年事件之調查及審理不公開,事件審理應以和藹懇切之態度行之,法官參酌事件之性質與少年之身心、環境狀態,得不於法庭內進行審理(少年事件處理法35);少年保護事件之調查及審理,法官、書記官及其他人員執行職務時,均得不著制服(少年保護事件審理細則第11條),目的均在營造溫馨和諧之氣氛,使少年不致畏懼法庭嚴肅之氣氛,而不敢表達自身的需求與主張。
少年法院審理的對象有二,一是少年違犯事實及事由,二是少年的需保護性;前者是國家公權力介入少年之契機,亦即視少年犯罪為求救之信號,後者則是判斷國家公權力介入少年之程度。需保護性由非行事實、事由以及非行的危險性作判斷,並由此決定對於少年作何種保護方法最適切其需要、最為需要,以少年現存最佳利益的確保為考慮核心。

(一)審前調查(少19):
少年法院接受第十五條、第十七條及前條之移送、請求或報告事件後,應先由少年調查官調查該少年與事件有關之行為、其人之品格、經歷、身心狀況、家庭情形、社會環境、教育程度以及其他必要之事項,提出報告,並附具建議。

(二)收容(少26):
少年以不能責付或以責付為顯不適當,而需收容者,得以裁定命少年收容於少年觀護所。收容少年之期間,調查或審理中均不得逾二月。但有繼續收容之必要者,由少年法院裁定延長之;延長收容期間不得逾一月,以一次為限。

(三)急速輔導(少26):
    少年事件由警方移送、少年法庭受案、審前調查、審理、抗告,需歷經數月才能確定執行,少年非行如有即時介入輔導之需要,少年法院於必要時,得在事件終結前,交付少年調查官為適當之輔導。急速輔導之目的是對少年所面臨危機事件給予即時的輔導與協助。
    此種項情形,少年法院得依少年之需要,就輔導方法為適當之指示,並得準用有關保護管束之規定。事件終結前,少年調查官應提出輔導報告。

(四)移送檢察官(少27):
少年法院依調查之結果,認少年觸犯刑罰法律,且犯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、事件繫屬後已滿20歲者或認犯罪情節重大,參酌其品行、性格、經歷等情狀,以受刑事處分為適當者,應以裁定移送於有管轄權之法院檢察署檢察官。

(五)不付審理之裁定(少28-29):
    第 28 條 規定,少年法院依調查之結果,認為無付保護處分之原因或以其他事由不應付審理者,應為不付審理之裁定。  
    第 29 條規定,少年法院依少年調查官調查之結果,認為情節輕微,以不付審理為適當者,得為不付審理之裁定,並為下列處分: 一、轉介兒童或少年福利或教養機構為適當之輔導;二、交付兒童或少年之法定代理人或現在保護少年之人嚴加管教;三、告誡。

(六)輔佐制度(少31):
刑事訴訟法基於發現真實、保障人權之目的,而有辯護人之設置,以保障被告在訴訟中之正當權益;少年保護事件之立法目的與刑事訴訟程序有別,而無辯護人之設置,但少年年紀尚輕,對於事實之陳述或法律之答辯難期周全,權益恐遭忽略,本法因此有輔佐人之設置。少年保護事件之輔佐人相當於成人刑事被告之辯護人,因此凡與少年保護事件性質不相違反者,準用刑事訴訟法辯護人之相關規定。

(七)出庭陳述意見(少39):
         少年調查官應於審理期日出庭陳述調查及處理之意見。少年法院不採少年調查官陳述之意見者,應於裁定中記載不採之理由。

(八)觀察(少44):
少年法院為決定宜否為保護處分或應為何種保護處分,認有必要時,得以裁定將少年交付少年調查官為六月以內期間之觀察。執行觀察期間少年法院亦得依職權或少年調查官之請求,變更觀察期間或停止觀察。